一加告别一加,罗曼蒂克的消亡
贵州华宏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
贵州华宏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

文体用品

一加告别一加,罗曼蒂克的消亡

发布日期:2022-07-20 04:36    点击次数:104

  作者 | 袁斯来  编辑 | 苏建勋

  来源:36氪

  如果时间回到2年前,很少有人会将“电竞手机”和一加关联。

  一加的官方微博,如今出现最多的是电竞团队名字。5月17日,一加发布Ace 系列竞速版,从名字也可以看出是款以游戏为特色的产品,价格不到2000元。

  一加曾经的灵魂人物刘作虎并没有出现在Ace竞速版发布舞台,他已经是OPPO的CPO(首席产品官),只有OPPO发布寄予众望的高端机 Find 系列,他才会出场。

  刘作虎仍然在微博为一加呐喊宣传,但2022年的一加,已不再是过去那个独特的小众品牌。

  如今,一加承担着OPPO发力电商的重任,战略打法上,变得更像红米(Redmi),更像OPPO 另一个子品牌realme 。过去一加发布会上,他们会提起后盖质感、阐述设计,但这次形容Ace系列的词语简单到有些粗暴,“性能强、游戏爽、高颜值”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红米note7发布时那句“品质杠杠的” 。至于外观,除了颜色外,一加Ace和realme刚刚发布的GT Neo 3几乎相同。

左为一加ACE,右为realme GT NEO3,图片来自刘作虎及realme官方微博左为一加ACE,右为realme GT NEO3,图片来自刘作虎及realme官方微博

  从2013年成立到2021年告别独立,一加的名字很少在国内用户心中掀起波澜。但当安卓厂商们产品同质化日益严重,对骂式营销让人倦怠时,天高皇帝远的一加留存着某种让人怀念的气质。他们很少在发布会上列出性能Excel对比表格,也不太热衷于“怒怼友商” 。你也不会在一加发布会大屏,看到和友商对比拍摄效果的白底黑字公证书。

  所有安卓厂商都号称要做苹果,一加或许是最用力的那一个。它并没有满足于言语碰瓷,而试着像苹果般打磨产品。这包括一加7花了大价格买来的三星流体屏,也包括一加8发布会,刘作虎花了5分钟,温吞地介绍讲述怎么减轻机身46g重量。

  如果2020年,一加没有野心勃勃地冲入国内,或许它能偏安一隅更长时间。

  但一加终究不是苹果,OPPO也没有等待的时间。安卓厂商们吃不到高端机份额,只能在中低端继续相互吞噬。一加和OPPO都被裹挟于汹涌浪潮中,身不由己。

  回归OPPO对刘作虎个人职业生涯其实是好事,他更位高权重,对产品定义有足够话语权。遗憾留给手机行业:多了一个平庸的电竞品牌, 上海癫痫病医院少了一家品味不错的手机公司。

  一加向左,realme向右

  如果要思考一加的转向,可以观照它的兄弟realme。

  一加和realme是OPPO系的两个极端。realme 2018年成立,2021年全球销量破亿,成为史上最快出货量超过一亿部的品牌。

  realem的策略就是堆料、低价,他们定价之激进早已名声在外。在realme发家的印度,直到2022年,realme均价仍不过142美元。

  在手机行业,尤其是白热化的安卓市场,一切靠销量说话。只有出货量大,才能有供应链的集采议价权。谁能拿到更便宜、更优质的零部件,谁在终端就有更大定价空间。

  战绩优越,意味着realme在OPPO体系内有很高的独立性。

  realme的创始人李炳忠早年负责OPPO海外业务,他外表看着书生气,但治下realme凶猛狼性。

  OPPO设立realme这个子品牌,原本只希望来对抗红米,走电商和性价比。但realme长大后,不满足于低价堆料,开始做起了近4000元的高端机。他们似乎无所顾忌,并不在意此举也会打伤OPPO。

  OPPO离不开realme,但这匹烈马有时会失控。OPPO需要另一个电商品牌来抗衡realme,尤其要守住电商的高端价格段。

  只有一加能承担这一责任,它们一直做电商,经过7年时间,也有了品牌认知度。2018年时,一加就拿到了印度高端机市场销量第一的宝座。

  在OPPO系内,一加其实处在很尴尬的位置。OPPO和一加更像是兄弟公司,有同一个大股东。OPPO希望靠自己的Find打出高端,它不需要、也不愿意一加来扮演高级角色,抢走Find风头。如果看销量,一加即便被海外用户热捧,出货量不过realme十分之一,地位不如后者。

  OPPO筹谋上市,它迟早会将一加并入大体系中,只是缺少契机。一加发力国内市场后表现不温不火,合并后节约成本,也顺理成章。

  失落的国内市场

  刘作虎曾经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我做不出便宜的东西。”但他的想法很快转变。

  2019年5月16日,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。那一天,是国产厂商的狂欢日。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华为份额会直线向下,昔日对手们都盯上残骸。

  一加当然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,它希望跳出“小而美”,拿下更多份额。这一点早有端倪,2019年一加7国行价格贴着小米,定在2999元。2020年7月,一加在海外发布Nord系列,这是一加在2015年OnePlus X后第二款“非旗舰”产品,售价只有399欧元。

  2020年12月,一加成立七周年纪念日,刘作虎给所有人发了站内信,风格凌厉而野心勃勃:“不仅要力争线上高端第一,同时也要大举发力线下。”

  “过去 7 年,我们一直被称为「小而美」,接下来,我希望大家要有危机感,也更要有企图心,让一加可以不止于「小而美」。”

  也能够理解一加的动作。苹果之所以令人仰止叹服,更重要的是它一款机型上亿台的恐怖销量。没有品牌甘心只做“小而美”,尤其是同为OPPO系的realme以性价比策略卖出上亿部,成为明星。

  一加经历了狂奔的一年。2020年,他们在国内线下合作店增长了3倍以上。2021年初,他们的动作更激进。一加9请来胡歌和周迅代言,并拿下哈苏联名。

图片来自官方图片来自官方

  这些营销活动显然不会便宜。一系列大手笔后,一加9并没有在高端机激战中脱颖而出。2021年,一加全球销量才刚刚破千万,如果去掉海外市场Nord的贡献,高端线国内销量称得上平淡。

  一加重金砸向国内市场的结局并不如意。如果母公司能持续输血,或许一加能慢慢在国内做起影响力。

  然而OPPO有更重要的Find要操心。手机行业日益衰落时,他们要集中火力,而不是砸钱给一个定位重叠的兄弟公司。

  一加和OPPO 6月宣布合并,从整体考虑,其实很正确。OPPO节约团队成本,品牌划分也更清晰。今年推出的一加10Pro和一加Ace系列,已经明显偏向电商,卖点变成“能支持120帧王者荣耀”,而不是一加9时代还有些感性色彩的影像故事。

  一加的起伏之后,也是安卓厂商迅速崛起到萎靡的历程。未来的故事中,只会出现几家大厂的你来我往,残酷但乏味。当一加回归OPPO,一段狂奔岁月就此结束。它无可阻挡,但免不了一声叹息。

  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 -->